[]

咔咔咔……

一块铁板被禁军推了起来,沙尘不少。

而下方露出一个黑黢黢的坑洼。

秦云急忙接过火把,亲自趴在地上观察。

只见那个黑黢黢的坑洼高一米,宽不足一米,人在里面只能是蜷缩,而且毫无阳光,十分压抑。

他看着这个坑,心中莫名的有一丝悸动,说不上感觉。

“陛下,您看那是什么?”陶阳深吸一口气,指了指角落处。

秦云顺着看去,看见一串什么珠子被埋在土里,他努力回想,穆心似乎身上没这种首饰。

锦衣卫单脚挂人,探下去半个身体,扒拉出了那一串红珠子。

秦云一看,目光顿时一僵。

这不是红珠子,而是糖葫芦,穆心最喜欢吃的糖葫芦。

他整个人都颤了一下,双眼发红,屈指成拳,砰砰作响!

“是穆心,是穆心!”

“被关押在这里的是穆心,这么狭小的空间,伸手不见五指,她那么童真的一个小女孩怎么能坚持?她得多么无助?!”

“王八蛋!”

“朕要将凶手五马分尸,才足以泄愤!!”

秦云咆哮出来,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地上,仿佛已经看到了穆心在此无助哭喊的样子,让人揪心,让人心痛!

四周锦衣卫等人面色沉重。

有人劝解:“陛下,您不要着急,至少这样证明了穆心小姐是安全的。”

秦云大骂:“放屁!”

“穆心一点都不安全,白莲教对于穆心的态度是极差的,否则根本不会关在这种狭小黑暗的地方。”

“朕必须要马上找到她,不能再等了。”

“否则,不知道穆心那丫头要变成什么样子!”

众人一颤,不敢再说话了。

这黑黢黢的小地洞,恐怕任何一个作为亲人长辈的,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在这种地方过活。

而秦云正是把自己当作长辈,无论是穆府的关系,还是慕容舜华的关系,他都责无旁贷要管到底!

搜寻一番后,确定没有其他东西。

秦云火急火燎冲出了地窖,却迎面撞上了去而又返的丰老。

“陛下,凶手应该分了三路,向不同的方向突围。”

“老奴抓住了其中的一路人,正是这酒楼的掌柜邱冬雷。”

秦云手里攥着穆心掉落的糖葫芦,怒发冲冠。

“拖上来!!”

丰老一凛,即便他都吓了一跳,陛下这是怎么了?

“是!”他弯腰应道,而后让人将那个邱冬雷拖进了后院。

他看起来还算完好,应该是被生擒的,没有还手之力的那一种。

“狗东西!”

秦云怒斥一声,对于穆心的爱护转化为了怒火,单手从锦衣卫的腰间抽刀。

噌的一声,刀身颤鸣。

“陛,陛下,饶命!”

邱冬雷被吓的脸色惨白,疯狂退后。

他撕下伪装后的面孔,也并不那么硬气,完全被吓傻了。

秦云脚步极快,几乎是追上去的,而后抡动刀柄狠狠拍了上去。

“饶你祖宗!”

啪!

清脆的声音响起,伴随着一团血花炸开。

秦云拖着刀,硬生生是一下将邱冬雷的老脸给拍烂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